LB Select
2022.09.23 09:48

英伟达算力芯片 Drive Thor:称霸行业的野心不止算力,希望颠覆汽车芯片架构

从算力水平和产品架构上来看,黄仁勋的目的直指 L3 及以上更高级别的自动驾驶技术。同时,从时间维度上来看,Thor 的量产时间也与中国的自动驾驶技术路线图规划一致。

本文来源:搜狐汽车 · 汽车咖啡馆,作者:刘彤楠

英伟达开始不按常规出牌。

北京时间 2022 年 9 月 20 日晚,在常规举办的英伟达秋季 GTC 大会上,英伟达创始人黄仁勋干了一件不太常规的事。

按照英伟达的正常计划,针对自动驾驶领域,2021 年 4 月发布的算力为 1,000TOPS 的 DRIVE Atlan 芯片,将于 2025 年量产上车。

但是,黄仁勋改变了这一计划,直接将产品提前了一代,发布全新产品 DRIVE Thor(雷神),算力是 Atlan 的两倍,达到 2,000TOPS,并且在 2025 年投产。

将 “算力为王” 视为产品理念的黄仁勋直接宣布:“英伟达将因 DRIVE Thor 提前放弃 DRIVE Atlan 芯片系统”。

根据黄仁勋的性格,Thor 的出现没有违和感。但是,从企业经营的角度,在 1,000TOPS 仍属于高配的阶段,英伟达是否有些激进?Atlan 的研发及相关费用岂不打了水漂?

不过不得不承认,一个企业的执行策略始终渗透着创始人的理念与性格。

野心不止大算力 希望颠覆汽车芯片架构

就目前的市场现状而言,2,000TOPS 算力确实高了。

众所周知,高算力 SoC 芯片和 AI 计算平台已经成为自动驾驶演进的基础。

但是,受制于法规、自动驾驶技术的安全水平等因素影响,全球范围内,只有德国、日本和韩国允许具备 L3 级自动驾驶能力的车辆上路行驶,而且具有一系列约束条件。

也就是说,100+TOPS 的算力水平就能满足现阶段的市场化需求,仅有蔚来、理想等少部分搭载激光雷达的车型开始使用超过 1,000TOPS 的产品。

几乎是在其他企业还没有跟进的时候,英伟达就突然加速了。

英伟达汽车业务副总裁丹尼·夏皮罗(Danny Shapiro)解释说:“在如今的大多数汽车上,司机辅助驾驶系统、泊车、司机监控、摄像头后视镜、数字仪表集群和信息娱乐系统都由分布在整个汽车中的不同计算机控制。但到 2025 年,这些功能将不再独立,Thor 将使制造商能够有效地将这些功能整合到一个系统中,降低整个系统的成本”。

其实,还有另外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

按照目前业界的共识,渐进式路线被视为自动驾驶技术发展的理想方式。但是,如果整车的电子电气架构不支持这一策略的话,那么前期的感知、决策、规划和控制等策略将无法适用于后期进化。

这就要求,自动驾驶平台,至少从某个阶段,电子电气架构要领先于感知、决策、规划、控制等环节软硬件的部署。黄仁勋表示,希望 Thor 能颠覆现有智能汽车芯片架构。

从算力水平和产品架构上来看,黄仁勋的目的直指 L3 及以上更高级别的自动驾驶技术。同时,从时间维度上来看,Thor 的量产时间也与中国的自动驾驶技术路线图规划一致。

按照《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 年)》制定的时间线,到 2025 年,高度自动驾驶汽车要实现限定区域和特定场景商业化应用;到 2035 年,高度自动驾驶汽车要实现规模化应用。

那么,Thor 的性能是如何实现的呢?

官方信息显示,Thor 主要靠 Grace(CPU)、Hopper(处理 Transformer 模型引擎)和 Ada Lovelace(GPU)三部分实现。

Grace 是英伟达的 AI 专用服务器 CPU,基于 ARM 架构,适用于 AI 和高性能计算工作。第四代 NVIDIA NVLink 互联技术与 GPU 相融合后,可以处理超过 1 万亿参数的 AI 模型训练任务。

Hopper 是英伟达最新的 GPU 架构之一,将传统 GPU 计算引擎集中在神经网络转换器模型上,并将 DGX 系统扩展为能够在机器学习训练中支持数万亿个参数。

Ada Lovelace 是刚发布的 40 系列显卡新架构,4nm 制程,流式多处理器具有高达 83TFLOPS 的着色器能力,吞吐量超过上一代产品 2 倍。

由两种不同架构的 GPU 分摊 AI 运算与影像处理需求,Thor 具备高达 770 亿个晶体管,相对 Atlan 性能翻倍,SoC 本身不需搭配额外的 GPU 即可达到 2,000TOPS 性能。

同时,Thor 作为集中式车载计算平台,可在单个安全、可靠的系统上运行高级驾驶员辅助应用和车载信息娱乐应用。

黄仁勋表示,Thor 集中了众多计算资源,不仅降低了成本和功耗,同时还实现了功能的飞跃。

汽车业务实现高增长 或成未来核心业务

今年 2 季度,英伟达业绩惨淡。

据财报数据,英伟达 2 季度营业收入为 67.0 亿美元,同比增加 3%,环比减少 19%;净利润为 6.56 亿美元,同比减少 72%,环比减少 59%;毛利率为 43.5%,同比减少 21.3%,环比减少 22%。

黄仁勋表示:“我们正在一个充满挑战的宏观环境中进行供应链转型,我们将会度过难关”。

今年以来,全球宏观经济逆风导致消费者对游戏产品需求放缓,虚拟货币价格下滑导致显卡需求减少,支柱业务 “游戏” 2 季度营收同比减少 33%,环比减少 44%,拖累整体业绩。

相反,英伟达汽车业务 2 季度营收 2.20 亿美元,同比增加 45%,环比增加 59%,可谓是惨淡业绩中的亮点。

2 季度,英伟达宣布,蔚来、理想、集度和华人运通等合作伙伴计划推出使用 DRIVE Orin 计算平台的新车型,小马智行在其自动驾驶货车和出租车产品线中使用 DRIVE Orin。

凭借大算力,英伟达自动驾驶芯片有着极大的竞争优势,已经成为高端新能源汽车的标配。

目前,小鹏 G9 及蔚来 ET7、ET5、ES7 均采用英伟达 Orin 芯片,理想 L9 采用英伟达 Orin 芯片结合地平线征程 3、征程 5 芯片的综合方案。

除此之外,上汽集团旗下智己汽车和飞凡汽车,以及威马 M7、高合汽车 HiPhi Z 等新车型也采用了 Orin。自 2023 年上半年,比亚迪部分新能源车型也将搭载基于 Orin 芯片打造的自动驾驶系统。

“加速计算和人工智能是我们公司的开创性工作,正在改变行业。汽车正在成为一个科技行业,并有望成为我们下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业务。” 黄仁勋说到。

The copyright of this article belongs to the original author/organization.
The current content only represents the author’s point of view, and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e position of Longbridge. The content is for investment reference only and does not constitute any investment advice.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suggestions about the content services provided by Longbridge, please contact: editorial@longbridge.global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