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7鐵礦石
2022.06.22 11:22

拒絕零和遊戲,做正和遊戲 - 價值投資者的自我修養系列 4

看完張磊的書,雖然我買股票還不是百戰百勝,但明白在紛繁複雜的世界中,變化可能是唯一永恆的主題。希望大家看完這個 “價值投資者的自我修養系列

” 可以找到到穿越週期和迷霧的指南針。

參考來源: 張磊價值

有很多投資人會以任何價格購買任何公司的股票,只要這些公司的股票有上升的趨勢,他們會在全市場都討論某個公司時持倉加入;也有 許多投資人會在大多數時間裡堅持價值投資,但遇到特別容易賺錢的機會時也會偶爾嘗試。華爾街的傳奇人物盧西恩·胡伯爾(Lucien O. Hooper)有一句名言:“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那些整天很放鬆的長線投資者,而不是那些短線的、經常換股的投機者。” 我一直在思考,價值投資者的最大堅守是什麼。得到的答案是:永遠堅持做創造價值的事情。

價值投資者是求成者,而不是求存者,求成者追求成功,而求存者往往把他人視為威脅。價值投資不是擊鼓傳花的遊戲,不是投資人 之間的零和遊戲,不應該從同伴手中賺錢,而應通過企業持續不斷創 造價值來獲取收益,共同把蛋糕做大,是正和遊戲。資本市場是個多樣且複雜的生態系統,在這樣的市場中會出現各種 各樣賺快錢的機會。

由於監管環境在不斷變化,許多投資機構可以說一套做一套。但投資人真正應該看重的不僅僅是別人說了什麼、做了什麼,而是自己相信什麼。在中國拒絕投機尤為困難,因為中國市場是一個非常寬容的市場,價格偏離價值的幅度經常很大,而且偏離的時間比較長,市場的有效性還處在一個不斷成熟的階段,中國企業的生命週期和盈利週期仍在不斷變化,因此能夠允許眾多生存方式並存。

當幸福來敲門時,你要在家

堅持走在價值投資的道路上,就要保證 “當幸福來敲門時,你要在家”。如果陷於意氣之爭,不斷去和市場較勁,尋求短期博弈,就放棄了去看 5 年、10 年的機會。到那個時候,投機不僅僅是因為誘惑,更是源於一種壓力。投資市場中的壓力無處不在,在市場恐慌和瘋狂的時候,人們往往無法保持冷靜。

晚清名臣張之洞在修建盧漢鐵路時提出了 “儲鐵宜急,勘路宜緩, 開工宜遲,竣工宜速” 的指導原則,這句話用來形容克服投機的心態尤為貼切。打基礎的事應該著急,把自己的核心能力趕緊儲備起來,而真正看項目做決策時則應該想得透徹和長遠,在關鍵時候再出手,一旦出 手就全力幫助創業者創造更多價值。

相反,投機心態則是不管儲鐵是否完備,就勘路開工蜂擁而上,結果自顧不暇、手忙腳亂。所以,拒絕投 機就是要掌握好投資的 “遲速緩急”。 等待在投資中是一項極具挑戰又極有價值的事情,有時候需要等待 1 年,有時候需要等待 10 年。等待也是一種主動,等待不是什麼都不 做,保持耐心等待的最好做法就是對無關的事情連想都不要想,一直清楚什麼是該做的、什麼是不該做的。《論語》中有句話:“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致遠恐泥,是以君子不為也。” 要對堅持的事情富有耐心,駕馭情緒,時刻自我反思, 保持高度專注。

壓力往往可以通過專注來消解,專注意味著你要敢於說 “不”,不要去做對自己的核心目標沒有用的事情。即使有餘力去做更 多的事情,或者自認為擁有及時把精力拉回來的自控力,我仍然建議你 不要那樣去做。你甚至可以休息來養精蓄銳,等待下一次機會。不要高估自己的自控力,更不要小看人性。回避短期心態,是價值投資者的重要修養。

警惕機械的價值投資

價值投資者還要有一個重要修養,就是不要做機械的價值投資。那麼什麼是機械的價值投資?簡言之就是機械地長期持有、機械地尋找低估值、機械地看基本面。

沒有教科書式的價值投資

我們說價值投資要從書本上學,從基本常識出發,但不能言必談理論和原則。警惕機械的價值投資就是 “要警惕右、防止左,但主要是防 止左”。價值投資的 “右” 是指機會主義者,要拒絕投機。價值投資 的 “左” 是指激進主義者,比 “右” 更可怕:第一,他們非常有隱蔽性,極其信仰價值投資,一旦發現別人有什麼不對,就會說 “這不是價值投資”;第二,他們非常投入,基本功扎實,做分析建模型很厲害,而且往往都是百科全書式的,似乎什麼都瞭解、都知道;第三,他們以為自己非常誠實,且自認為做好了自我認知,因此就把自己也給騙了,沿著 自己相信的方向一根筋地往深裡走。可以說機會主義者往往賺不了大 錢,也賠不了大錢。與機會主義者相比,機械的價值投資者可能更容易
犯大的錯誤,錯過大的投資機會。

我們所說的價值投資,當然關注安全邊際、企業估值、流動性這些基本概念,這些也是價值投資的應有之義。但現實中沒有純粹的、教科 書式的市場,也沒有純粹的、教科書式的投資,更沒有純粹的、教科書 式的價值投資。現代醫學的奠基人克洛德·貝爾納(Claud Bernard)有句名言:“構成我們學習最大障礙的是已知的東西,不是未知的東西。” 從書本上學的是基本常識,更是基本精神,不能套用條文去做價值投資,而是要理解條文背後的精神內核。

就像在法律領域經常探討的成文法和判例法的區別一樣,成文法是高度總結的條文和概念,而判例法則是具體的判例結果。判例法最大的特點是,一個新案例能夠圍繞以前案例的司法原則和法律精神 “走” 一 遍,而不用被法律規定和文本所局限。投資也是如此,許多投資方法是 與當時的環境、所處的發展階段、所處的市場環境相匹配的,它的理論化、抽象化也有理解和使用的前提。學習一套理念,看重的是從假設到驗證再到結論的推導過程,因此不能也不應該套用任何現成的理念和方法。

比如價值投資誕生之初,華爾街充斥著市場操縱和賭博氣氛,上市公司沒有建立完備的資訊披露制度,財務資訊更不為市場所知,且不乏會計欺詐現象,因此專業、理性成了投資的重要原則。看企業的基本面、研究財務資訊、尋找安全邊際,成為那個年代價值投資的精髓所在。投資不存在萬能定律,要不斷打破原有分析框架,在新的時代、新的環境中分析新變數、引入新參數,不能機械地學習格雷厄姆,也不能機械地學習巴菲特,他們也在隨著時代的變化、商業的變化不斷打破原有的投資理念。所以今天做價值投資,就必須在上述分析的基礎上,用發展的眼光思考企業成長的各種可能性,考慮更多新因素、新變數,比如成本收益結構在新技術下的變化、人才和組織能力的變化、行業基礎設施和生態的變化、社會倫理和環境的變化等。

再來看怎樣理解機械地長期持有、機械地尋找低估值、機械地看基本面。首先,長期持有只是結果,而不是目的。長期持有只是價值投資的某種外在表現形式,有些價值的實現需要時間的積累,有些價值的實現只需要環境的重大變化,所以不能說長期持有就是價值投資,非長期持有就不是價值投資。其次,購買低估值的股票並不是價值投資回報的持續來源,企業持續創造價值才是。特別是在當前的市場情況下,很難找到帳面價值低於內在價值的投資標的。比尋找低估值更重要的是理解這檔股票為什麼被低估,能否從更高的維度上發現長期被低估的股票。最後,很多時候基本面投資往往是趨勢投資,是看行業的基本面或經濟的週期性,本質上也是博弈性的。

我們所理解的價值投資,不僅僅要看到生意的宿命論,還要關注創業者的主觀能動性,關注環境、生態的變化,這些都會改變生意的屬性。因此,價值投資的前提是對公司進行長期的、動態的估值,尋找持續創造價值的確定性因素。

$F 山證鐵礦石.HK $阿里巴巴-SW.HK $騰訊控股.HK $京東健康.HK $新東方在線.HK

The copyright of this article belongs to the original author/organization.

The current content only represents the author’s point of view, and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e position of Longbridge. The content is for investment reference only and does not constitute any investment advice.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suggestions about the content services provided by Longbridge, please contact: editorial@longbridge.global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