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豚投研
2022.06.24 12:40

2023 年的美国,是衰退还是滞涨?

今天同时看了最近高龄对冲基金经理(Stanley Druckenmiller)和 Ray Dalio 最近关于宏观的一些说法,把他们的话放在一起看是比较有意思的。

记录一下自己的想法。

Stanley:

(1)高油价、高利率、强美元的组合一般指向后面的经济走向都比较差;

(2)历史上通胀超过了 5% 之后,美联储不把利率拉到 5% 以上,基本很难控制住通胀;

Dalio:

(1)疫情之后的 “无限量宽 + 零利率” 导致目前美国经济债务太高,承担不了过高的利率。

(2)对债权人来说,持有债权的收益水平无法覆盖的通膨水平,抛售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而企业不好融资的时候,民间信贷减少,经济走弱,失业率上升;

如何把这两种情景放在一起:

以目前美国债务水平,利率很难打到 5% 以上,无法匹配通胀水平的话,通胀可能会难以压制,最终的结果可能是需求因为高利率被打压了,失业率上升,但是通胀可能仍在高位。

在还本付息压力爆棚导致信用崩溃,和恶性通胀之间,美联储也许最终的调出来是 “滞涨”。

而滞涨的核心原因就是高利率能打压需求,但无法左右供给。

这波通胀当中,需求膨胀(核心通胀 5 月是 6%)是可以通过调节信贷的供应量(量化紧缩)和供应价格(利率)来降低的。

但疫情 + 全球脱碳大局背景下的激进 ESG 政策(尤其是绿能技术进步没有跟上激进脱碳对应的补位需求)+ 俄乌战争,带来供给短缺问题难以快速解决(整体 CPI 5 月是 8%+)。

单看能源价格本身:当前美国 PPI 环节中的能源同比涨价 45% 左右;CPI 中能源同比涨 35% 左右;零售中加油额和燃油经销商的零售额增加 40% 以上。

而石油是各类商品和服务的原材料,持续的高油价会渗透到很多商品和服务的定价当中,那么很可能的结果就是利率抬高之后,需求带来的通胀因素大概率会被压制,但是供给引发的通胀因素短期很难快速解决。

因此,对应的观察指标就是大宗商品,尤其是石油的价格,在基准利率飙到 3.5%-4% 之后再看石油价格能否真正降低下来,到 60-80 美元/桶的常规范围,如果降不下来,2023 年可能是比衰退更严重的滞涨局面。

Mark:目前市场普遍预期的是明年某个时间,美国开始进入衰退状态,但万一不是衰退,而是一场价格依然在相对高位的衰退,可能会更加凄凉。

在这种大逻辑下,如果欧美能源政策不大幅转向的情况下,应该是去买通胀环境下,去找赛道向上板块中的技术性通缩力量,新能源产业链依然应该是美股下跌之后,估计绿能方向(光伏、风电)还会加速推进,下跌会带来长线买入机会。

The copyright of this article belongs to the original author/organization.

The current content only represents the author’s point of view, and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e position of Longbridge. The content is for investment reference only and does not constitute any investment advice.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suggestions about the content services provided by Longbridge, please contact: editorial@longbridge.global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