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见专栏
2022.08.03 02:00

投诉不减、利润下滑,天弘基金陷入发展瓶颈

编辑 | 于斌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在我国经济发展持续稳定的背景下,我国资产管理行业在公民中的认知度逐渐提升,行业规模不断扩大。公募基金作为资产管理行业的重要组成,也越来越受到投资者的青睐。

据同花顺 iFind 数据,目前公募市场已有易方达、天弘基金、广发基金、南方基金、华夏基金和博时基金六家基金管理规模突破了万亿元。似乎在公募基金市场发展向好时,天弘基金却成为了 “逆行者”。

近几年,天弘基金频频传出净利润同比大幅跌降资讯,同时在主流投诉平台上关于其无故扣费的投诉也一直困扰着天弘基金。作为公募基金的领跑企业之一,天弘基金究竟能够突破困局保持行业地位还是持续走低,目前仍是未知数。

霸榜投诉平台,天弘基金口碑问题难解

截至 2022 年 7 月底,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搜索 “天弘基金”,搜索结果多达 1155 条。据新浪财经报道,从黑猫投诉平台的后台数据统计,去年全年天弘基金共收到了 220 起投诉,在所有基金投诉案件中数量占比高达 49%,高于投诉榜第二名银华基金近五倍。

从数量上看,天弘基金的投诉量已然在众多基金公司中位居榜首,可谓霸榜了投诉平台。而值得关注的是,投诉平台上用户的投诉集中于天弘基金无故扣除用户银行卡钱款的问题,用户纷纷要求退款、道歉、停止无故扣钱以及进行适当赔偿。但从平台近期投诉处理情况来看,大部分投诉状态仍然处于 “处理中”,尚未被妥善解决。

在众多投诉反映中可以看到,一部分购买了天弘基金的消费者反映自己的银行卡被自动扣款,还有一部分投诉者表示自己明明没有购买过任何基金产品,也在没有收到任何提醒的状态下,被支付宝被扣款,显示购买了天弘基金。
 

除了黑猫投诉平台上的投诉声此起彼伏之外,在支付宝、知乎等基金产品销售平台和经验分享平台的评论区也不乏投诉之声。各大平台的负面声音已然对天弘基金的口碑造成了难以磨灭的伤害。

对此,天弘基金对外给出的统一回复是 “初步判断您可能是曾在余额宝开通自动转入的功能,比如笔笔攒、蚂蚁星愿、工资理财功能等,开通后支付宝会自动将您的银行卡中的资金扣划,并存入到余额宝账户中,您可以通过支付宝 APP-【我的】-【余额宝】查询您的天弘余额宝资金明细进行核实”。但单从回复内容来看,天弘基金对于消费者 “退款”、“不再无故扣款”、“赔偿” 等要求并未做出响应。

事实上,这也是天弘基金长期存在的问题。天弘基金无故扣款后的钱款实际上是自动转入了支付宝的余额宝中。

尽管天弘基金早于 2004 成立,但其早期发展并不顺利。2013 年天弘基金才迎来转机,积极达成了与支付宝的接洽联络,推出了理财产品 “余额宝”,正式迈进了互联网金融领域。

背靠大树好乘凉的天弘基金,在合作初期获得了可观的营收,迅速占据了资产管理行业领先地位。但同时,天弘基金也成为了与支付宝共同承担未知风险的合作方。结果上看,在借力支付宝完成营收增长后,天弘基金也确实迎来了 “抱大腿” 的反噬。

余额宝由天弘基金提供余额增值服务和活期资金管理服务的理财产品,在支付宝中使用余额宝功能后,扣费显示的是天弘基金扣费。因此在后续支付宝陆续开启笔笔攒、蚂蚁星愿、工资理财等新功能时,仍然显示天弘基金扣费。而笔笔攒等新功能界面设置新颖,大部分用户会在无意间开启这类功能,在后续每次扣款都是显示天弘基金,天弘基金长期 “顶锅”,收到了大范围长时间的投诉,品牌口碑开始走向下坡路。

天弘基金已经与支付宝的余额宝功能深度绑定,在享受收益的同时,承担口碑下滑的风险也是情理之中。但更深层次的问题在于天弘基金应当尽早思考,一味背靠大树究竟是不是可持续发展之路,口碑持续下滑的破局关键又在哪里。

净利润下滑,天弘基金亟需新业务增长点

细数天弘基金发展之路,2004 年 11 月 8 日成立后,经历了长达八年的漫长探索阶段,在 2012 年净资产才刚刚来到了百亿元的关卡,当时在行业中领先的华夏基金公司的净资产已经高达两千多亿元。当时的天弘基金还没能成功走入大众视野,净利润数据状况也不乐观。数据显示,2006 到 2012 年间,天弘基金只有 2007 年和 2009 年两年度实现了微薄盈利。

2013 年 6 月,在成功与支付宝合作推出余额宝后,天弘基金便开始了逆袭之路。2013 年末,天弘基金的净资产总额直接翻了近 20 倍,从 2012 年末的 99.5 亿元增长到了 1943.6 亿元。甚至纵观整个基金市场,天弘基金的净资产总额也仅低于行业龙头华夏基金。

随后几年,余额宝涨势喜人,背靠余额宝的天弘基金也营收稳定,在资产管理市场上开疆扩土。但随着天弘基金声势渐起,越来越多的专业人士也开始关注到天弘基金看似越做越大的背后,存在着净利润下滑,增长疲软的问题。

从天弘基金的净利润数据来看,在 2013 年转折点之际,企业净利润高达 1092 万元,而在天弘基金披露的 2021 年年报上,企业净利润仅为 18.17 万元,净利润缩水了 60 倍不止。

据统计,天弘基金净利润自 2019 年开始出现了下滑,年度净利润同比下降 27.85%,2020 年小幅回升后,到了 2021 年年度净利润同比下降比例已经来到了 31.27%。这样的净利润下滑情况已经引起了行业内外的关注,天弘基金也陷入了大而不强、发展乏力的质疑声中。

从行业内外的反馈来看,天弘基金净利润下滑主要面临着受到余额宝收益率下降影响和市场竞争加剧两点问题。
 

一方面是天弘基金背后的 “大树” 余额宝年化收益率逐年下降,自身发展出现瓶颈,天弘基金 “躺赚” 告终。天弘基金的收益绝大部分来自于 “躺” 在余额宝身上的货币基金,权益类基金在总资产构成中的比重非常低,近两年权益类基金占总体比例不足百分之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显然是一种不利于企业长期发展的收益构成结构,也会让天弘基金与余额宝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而自 2018 年开始,在我国货币政策逐渐稳健偏宽松,再加上 2020 年以来再次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使得货币基金和其他理财产品的市场收益率都面临挑战,余额宝的市场利率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目前余额宝年化收益率不断走低,收益率的下降导致理财产品对用户吸引力渐弱,无疑造成了大部分的用户流失,这给天弘基金的净利润带来了大幅缩水。

另一方面是为了避免天弘基金一家独大,政府正在积极鼓励更多货币基金产品融合互联网,市场上已经出现了三百多只货币基金。行业竞争渐起,市场上的货币基金竞争对手只增不减,还有银行活期理财、养老保障管理产品、创新型存款等类型的产品以更大的收益优势快速抢占市场。天弘基金的平台垄断优势正在快速的丧失。在原本不再乐观的发展情形之下,市场又被瓜分,天弘基金正在面临重重挑战。

除了上述主要原因之外,天弘基金权益类基金规模过小以及在权益类基金上的创新探索都没有激起水花、频频传出基金明星经理流失咨询、公司高层管理方式过于保守等原因都是直接或间接导致天弘基金净利润下滑的因素。

目前来看,在净利润下滑的现象之下,天弘基金亟需突破目前依赖余额宝的发展瓶颈。无论是加大权益类基金的投资管理力度还是引进更多明星基金经理和优秀管理人才,天弘基金需要的是在新业务探索上投入更多地精力和资本,尽早找到新的业务增长点才是谋求新的发展的可行之路。

结语

资产管理行业是需要长时间沉淀和不断深耕的行业,无论是货币基金还是权益类基金市场竞争都十分激烈。尽管天弘基金是资产管理公募基金市场的领跑企业,占据着较大的市场份额,但其日益下降的口碑,以及净利润下滑的经营问题都将天弘基金带入了发展乏力的瓶颈之中。背靠余额宝为天弘基金创造了一跃而起的机会,也给天弘基金带来了投资者流失,营收缩水的反噬。

无论如何,现在的天弘基金仍然具备继续在公募基金市场深耕的资本。行业内外都在持续关注着曾经在基金市场创造金融传奇的天弘基金,但愿天弘基金能够早日走出当下内忧外患的发展困局,继续探索新的业务增长点,给资产管理行业带来更多新的可能。

The copyright of this article belongs to the original author/organization.

The current content only represents the author’s point of view, and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e position of Longbridge. The content is for investment reference only and does not constitute any investment advice.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suggestions about the content services provided by Longbridge, please contact: editorial@longbridge.global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