侃见财经
2022.08.03 16:10

夫妻反目,200 亿洗护帝国 “轰然倒塌”,霸王败给了谁?

四年前,毛不易取代了成龙成为霸王$霸王集团.HK 的代言人。

原本寄希望换掉成龙之后,一头浓密秀发的毛不易能够拯救霸王于 “水火” 之中,但没想到夫妻之间的 “内耗” 还是拖垮了霸王。

7 月 27 日,霸王集团更新了盈利预警,根据最新的截至 2022 年 6 月 30 日未经审计的财务资讯显示,公司上半年录得净亏损约为 1430 万元。此前,霸王集团预计 2022 年前五个月净亏损为 2400 万元。

对于业绩亏损收窄的原因,霸王集团称:

第一,销售订单成功交付数量的增加使得 2022 年 6 月的收入增加;

第二,根据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 9 号的预期信贷损失模型,管理会对霸王上半年的金融资产进行风险信用评估,霸王回拨了部分贸易应收款项的减值损失。

巅峰时期 200 亿港元的市值,如今只剩下了 1.8 亿港元,这家百亿的洗护龙头公司是怎样一步步走向衰落的?背后又是怎样的爱恨情仇?

“霸王” 的起源

1988 年,在这个特殊的年份里,“下海” 是一个热门词汇,一些有志青年跟着经济崛起的浪潮,踏出了从商的第一步。

王健林曾经说过:“清华北大,不如胆子大。”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时代里,年轻人什么都缺,唯一不缺的就是敢想敢拼的勇气和胆量。而霸王的故事也是始于这一年。

这一年,一个号称中药世家的小伙子陈启源踏上了从商之路,根据其乡亲对 CBN 记者透露,他及家人自称其陈氏族谱可以追溯到 1500 年前的陈朝开国皇帝陈武帝霸先。而且族谱中还记载,陈氏后人迁移到罗定后,也继承了陈霸先的一些医术。

机缘巧合之下,陈启源认识了当时在华南植物研究所工作的高材生万玉华。当时陈启源想着如何拓展市场,顺便咨询其他的问题。

没想到的是,就这样一来一回之间,两个人产生了情愫,并且合作的第一个项目啤酒香波取得了成功。并且在黄河以北打开了市场,当时啤酒香波的定价为 3 元。

由于市场反馈良好,两人看有利可图就果断地与研究所脱离,成立了霸王公司。根据该公司后来的招股书显示,万玉华在霸王集团的职务则是工程师。

90 年代的中期,陈启源夫妇二人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随着外资的进入,啤酒香波的生意也走到了尽头。当时他两把目光盯向了重庆奥妮,而重庆奥妮主打产品正是首乌洗发露。为了尽快地切入洗发水市场,夫妇二人买下了华南植物研究所的植物洗发配方,没想到它的临床试验比奥妮还要好。

经过改良,1998 年霸王的果酸首乌、皂角首乌洗发露面世。

2001 年,为了应对拉芳、舒蕾等竞争对手,万玉华带领霸王推出了 “丽涛” 系列产品,不仅如此,她还大手笔聘请了香港明星李嘉欣代言。此后霸王集团开始一路长虹,2005 年,陈启源更是聘请了功夫巨星成龙为霸王代言。

据当时的招股书显示,仅 2006 年至 2008 年,霸王支付给成龙的广告代言费分别达到了 1540.7 万元、3256.7 万元以及 3679.2 万元。此外霸王还增加了王菲作为代言人,据传广告费也达到了 2000 万元。

在两人的内外配合之下,霸王脱颖而出一跃成为了植物洗发水行业的龙头企业,市场占有率一度达到了 50%。

夫妻反目,霸王 “坠落”

就在霸王朝着更高的目标前进时,转折点出现了。

2010 年 7 月,香港媒体《壹周刊》指责霸王拳头产品霸王洗发水含有致癌物质二恶烷,就是一篇看似不长的报道,把霸王推入了 “深渊”。

报道发布的这一年,霸王销量出现了暴跌,财报显示,霸王集团净利润同比下跌 132.4%,亏损金额达 1.18 亿元,而上年同期,霸王盈利则为 3.64 亿元。

经过了 6 年艰苦的官司,这场质疑被证明是一个乌龙。

2016 年,香港高院裁定《壹周刊》报道属于诽谤,要求对方赔偿霸王 350 万港币,以及 80% 的诉讼费。

后来,《壹周刊》为这场官司支付给了霸王集团 1800 万港币。

对于一家企业而言,时间有时候是判定生死的唯一标准。

尽管霸王赢得了官司,但是输掉了自己的时代和市场。

也正是因为这几年的利益纠缠,万玉华和陈启源的爱情也走到了尽头,而导火索就是万玉华的公开控诉。

2017 年,面对媒体,万玉华直接控诉丈夫家暴。她称,2014 年丈夫第一次掌掴自己,最终两人分居;2015 年两人签署离婚协议之后,因为财务纠纷,陈启源再次掌掴了自己,并扬言要杀掉她。

不仅如此,她还控诉陈启源拿她当作赚钱的机器以及生孩子的奴隶。最终她要求清盘霸王控股。当日,霸王股价暴跌 31%。

霸王还能崛起吗?

尽管,后来两人和解,但是霸王最终也没能走上良性发展之路。

而万玉华在此后的多个场合也称,她与陈启源一起做事业走到今天不容易,所以她相信每一个家庭都有自己的成长之路。

为此,她还总结道:

第一,一定要给对方充分的信任;

第二,要爱自己不断地提升自己。

再后来,陈启源之子陈正鹤开始执掌霸王的大权,为了摆脱父母留下的烂摊子,陈正鹤也做了很多新的突破。

2017 年下半年,“90 后脱发” 开始成为热点话题,而陈正鹤也是抓住了这个时机,开始抢占年轻人市场。2018 年,他换掉了成龙让毛不易代言自家产品。不仅如此,他还跨界游戏圈,与《剑网 3》《昨日青空》《流星蝴蝶剑》等其他 IP 进行跨界合作和联名款定制。

但是,悲哀的是陈正鹤的努力并没有换来想要的结果,而霸王也彻底地被市场 “遗忘”。

截止至 2021 年末,霸王的营收也仅仅只剩下了 2.74 亿元,和巅峰时期相比,霸王的股价跌幅超过了 98%,市值也仅剩下了 1.8 亿港币。

时代给予企业的机会有时候就只有一次,错过了就会被时代淘汰,甚至会灰飞烟灭。

The copyright of this article belongs to the original author/organization.

The current content only represents the author’s point of view, and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e position of Longbridge. The content is for investment reference only and does not constitute any investment advice.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suggestions about the content services provided by Longbridge, please contact: editorial@longbridge.global

Like